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月夜星空文库网文档在线分享!
当前位置:月夜星空文库 > 励志 > 正文

科学网[转载]怀念我的老师杨庆余教授

时间:2022-04-05 来源:eisar.com.cn 作者:月夜星空文库网

怀念我的老师杨庆余教授

 

杨老师离开我们已经两个多月了,但音容笑貌仍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似乎并未远去。杨老师离世时正值疫情紧张、封控管理的时期,一切只能从简。杨老师喜欢热闹,离开时却寂寞冷清。如今春暖花开,清明将至,追忆如丝,遂成此文。

我进入神经外科是在1994年初,寒假刚结束,那年杨老师61岁,属于“延迟退休”之列,不过,只要见过杨老师,是绝不会将“退休”两个字和他联系到一起的。杨老师不仅总是精神饱满、神采奕奕,而且时常西装革履,镶金边的眼镜,雪白的工作服,流利的英语,气度从容,教授风范。至今还记得第一天杨老师对我说的话,他给我讲了神经外科这个专业的特点,告诉我有哪些教科书必须读,比如薛庆澄主编的神经外科学,告诉我要养成读文献的习惯,比如NEUROSURGERYJNS这两本著名的杂志咱们医院的图书馆里都有。那个场景,历历在目,那些话,犹在耳边。

当时的神经外科是一支非常年轻的队伍,杨老师之下、科里年资最高的是信老师,那年只有32岁,然后是周老师、高老师,另有4名更年轻的医生还在参加大外科轮转,朝气蓬勃,但对于神经外科这样一个急危重症病人集中、高风险、高负荷、学习周期长的专业而言,杨老师的操心和辛苦自不待言。杨老师就是带着这支年轻的队伍开展了大量工作,名播省内外。

杨老师带领全科在80年代末开始开展显微神经外科。陕西的条件是无法和北京、上海以及那些经济发达地区相比的。作为大外科系统里比较年轻的学科,神经外科面临的困难更多。我到神经外科已经是1994年,那时候科里只有一台国产的手术显微镜,出自镇江,用了多年,镜头已经不太行了,有时尚需台下人员扶着站灯增加照明。只有一套双极电凝,也是国产的,因为用得久了,常出故障,即便这样也是全科的宝贝。双极电凝送去维修的时候,工作还得继续,杨老师就用一根两端带金属夹的绝缘导线,一端连在单极电凝的电极上,另一端连在显微镊子尾部,改善止血效果。手术室条件也有限,记得有一年夏天特别热,空调达不到要求,就在手术间地板上摆了大冰块辅助降低室温。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杨老师带领一帮年轻人成功开展了很多高难度的手术,比如颅底和中线各类肿瘤、复杂的脑动静脉畸形、经口咽入路、经鼻蝶入路等。那个时候,病房里住的几乎都是肿瘤病人,其中有不少是外省慕名而来的、同行推荐来的、或者在其他医院未能全切或术后复发的病人。手术中,每当病灶被安全彻底地切除,杨老师就会欣然地将镜头让给参观者,让大家更直观地了解局部解剖和病灶的关系,显微镜下清亮的脑脊液、清晰的血管和神经、透明的蛛网膜也给我带来了对显微手术最早、最直观的认识。

杨老师一辈子都身体力行地坚持着一个原则,就是想方设法为病人解决问题,这就是医者的初心。这样的例子很多,曾经的报道也不少。无论是在省内率先开展斜坡肿瘤切除术(那时候国内开展斜坡肿瘤切除的单位还很少),还是陕西首例经口咽入路齿状突切除术、陕西首例延髓空洞症的手术治疗,都能从中看到杨老师的勇气、毅力和高超技艺。

初到神经外科,就发现这个科室没有节假日的概念,也没有所谓的“下夜班”。那时候还是六天工作制,每个周日的早上都会看到各位老师查房,不仅仅是值班医生,只是时间不像平时那么统一而已。杨老师只要不外出,也是风雨无阻。如果和杨老师同时到达病房,杨老师就会带着我们把所有的病人查一遍,和平时的大查房差不多,有时甚至会一直到中午。就这样,我们也都养成了周末查房的习惯,节假日也一样。最初是被动的,因为杨老师周末和节假日会来查房,后来就成了习惯,甚至如果不来看看病人,心里反而不踏实。而且,也渐渐地体会到了周末查房的一些好处,比如,时间相对自由一些,和病人以及家属可以有更多更深入的沟通,解答病人的一些疑问,氛围也比平时松弛,不仅有助于缓解病人的焦虑,有时还可以发现一些病人未提供或临时想起来而实际上与疾病相关的细节问题。后来成了五天工作制,周六周日一样都坚持了下来。周末和节假日查房已经成了神经外科的传统,住院的每个病人在周末和节假日都可以见到自己的主管医生这样的继承是对前辈最好的纪念。

在杨老师身边工作过的人大概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就是每次值班的时候,晚上10点钟左右,就会接到杨老师的电话,询问当天手术的病人和一些重危病人的情况。这个时候,你要是简单地回答“好着呢”、“还可以”、“平稳着呢”,那就等着挨尅吧,杨老师会从每个病人的生命体征、意识、瞳孔、肢体活动、引流管、引流量、尿量、液体量等逐一问起,直到你张口结舌满头大汗惭愧不安。就是这样,我们养成了勤查房的习惯。起初,每次值班的时候,到了晚上八九点钟,估摸着离杨老师打电话的时间不远了,就提前把病人查一遍,以备汇报。后来,就成了习惯,即便杨老师退休多年不再有这样的电话,也一直坚持了下来,无论值一线班还是二线班,晚上八九点钟把整个病区的病人巡视一遍,尤其手术病人和危重病人,常常能提前发现一些问题,及时处理,确保病人安全,自己心里也踏实有数。

杨老师查房爱提问题,但都是紧扣临床,针对具体病人的具体情况,从症状体征到鉴别诊断,从切口设计到术后处理,从血压、体温到引流量、尿量等,答不上来肯定是要挨尅的,这就促使我们更细致地观察、管理病人,及时发现问题,将理论与临床结合起来,这对于年轻医生的成长,尤其重要。

杨老师喜欢外语,年轻的时候英语就好,又在美国待过,语音语调都很地道。一直坚持口语的练习,很多人都见过杨老师一边晨练一边大声背诵英语的场景。在杨老师的严格要求下,英语交班、英语查房、住院病历中的英文摘要,早已成了神经外科临床教学的传统和特色。查房的时候,如果年轻医生或实习同学能用英语回答杨老师的提问,杨老师的兴致就会更高。杨老师很早就鼓励我们练习英文写作、讲课,我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在他的指导下发表在学报的英文版。

相关文库:[转载]怀念我的老师杨庆余教授(1)

(月夜星空文库:admin)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