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月夜星空文库网文档在线分享!
当前位置:月夜星空文库 > 专题 > 正文

高家虎(高家虎纪录片)

时间:2021-12-20 来源:eisar.com.cn 作者:月夜星空文库网

离开“茶马古道”的古渡口奔子栏镇,我们一路盘山而上。

伴着藏民婉转的情歌,车在蜿蜒的巴拉格宗山脉里穿行。

叠嶂起伏的山峦,像排排巨石人,

我们由山麓“爬”上他们的腰间,

“窜跳”着,却始终走不出他们的“胸膛” ,

左面是山,右面也是山,

从一个山腰上“滑出”,又被“吸”到了另一座山的“臂弯”里。

无论是山的阴面还是阳面,都像孩童的脸,清澈而纯粹。

山脉之外湛蓝而透亮的天,淡淡的浮云悠然地停在随心的一处。

214国道上的车辆十分稀少,多为自驾上山的游客,

偶尔也会见到飞奔的轻骑摩托,

那份率性像足了威武翱翔的苍鹰。

我的心见之也腾空而起,

似要去领略拂面的寒风和心花怒放的自由。


我们的客栈在飞来寺观景台的旁边,

飞来寺正对着卡瓦格博峰。

这个被全世界公认为最美的雪山,

也是千万藏民心中的朝圣之地。

外界称之为“梅里雪山”,“梅里"即药草之意。

而当地藏民们则亲切地叫他“阿尼卡瓦格博”,

卡瓦格博在藏语中是“河谷里险峻雄伟的白雪山峰”,阿尼则是“爷爷”的意思。

阿尼卡瓦格博的称呼,让一座神圣的信仰地标,充满了亲人的温暖。


对信徒毫不吝惜慧泽的卡瓦格博,

针对攀登者,则展现了“令人不寒而栗”的一面。

最让人唏嘘不已的当属1991年的那场山难。


1991年1月4日清晨,

中日联合登山队的步话机安静得令人发毛,

从8点半到10点半,大本营终没得到17名队友的回应。

20来天的艰难救援,依然一无所获,

风云变幻的天气,像魔掌一样,瞬间将天堂化为地狱。

后来通过高空侦察机用红外线拍照,

才发现有近30万吨的冰雪从山体崩落覆盖了事发的3号营地。


1991年1月21日,

就当大本营撤离的当天,大本营附近又发生了可怕的雪崩。

宽300米、长400米的冷杉林,树的直径都在50厘米以上,

雪崩过后齐刷刷倒伏在地,一棵不剩。

令人诧异的是,

这里并不在雪崩的线路上,

仅仅是雪崩的气浪就把所有树林摧毁了。

对这种现象,村民们惊恐地表示“前所未有”。


遇难者的遗骸直至7年之后才被村民意外发现。

身体已四分五裂,然而因在雪山之上,并未腐朽。

1996年中日登山队再次集结,

虽然当地藏民自发三天三夜地拦挡在明永大桥上,

然而登山队在17勇士的碑前已立下“誓死登顶”的决心。

山民们放了行,而要过卡瓦格博这一关,却是凶险难测。


就当登山队来到1991年4号营地的同样高度时,

眼见登顶指日可待,

却突然传来了东京气象厅的坏消息,

南太平洋的积雨云团正朝雪山而来,

预计两三天将有极大的暴风雪,

营地人联络中央气象台和云南气象台,预报完全吻合,

无奈中的登山队员,为了避免悲剧再度发生,

一口气丢盔卸甲,当天就冲回到大本营,

按照平时的速度这一路原本需要六天时间。

更加捉弄人的是,还未到大本营,

又收到了三地气象台的同时消息,说是云团已被吹向印度方向,

雪山上不仅没有了暴风雪,居然还放了晴。

那一刻,很多人都躲进帐篷里嚎啕大哭。


卡瓦格博地处喜马拉雅山脉和横断山脉相交的顶端,是孟加拉湾暖湿气流的通道。

山里降水极为丰富,常年云遮雾罩、阴雨绵绵,是世界上罕见的低纬度、高海拔、季风海洋性现代冰川。

正因为降水量大,再加上山体特别陡峭,因而冰崩、雪崩在四季中持续不断。

自此,1996年当地政府明令禁止攀登卡瓦格博山峰,

一个海拔只有6740米的雪山,

从此成为了不容许任何人亵渎和攀登的处女峰。


2003年有超过10万多的朝圣者前来卡瓦格博转山诵经。

而同样被神山所吸引的,还有那些狂热的登山奇人。

2004年,曾不靠外力独自登上珠峰,

并在珠峰上诵读2小时心经的王天汉偷登卡瓦格博,

被当地村民发现后阻挡了下来。

而在2011年,

自由登山探险家高家虎却没那么好运地失踪在攀登的途中。

这位曾在2004年还将自己发现的1991年山难遗物交还遇难者亲人的高家虎,

在7年之后,竟又将深深的悲痛交给了自己白发苍苍的父母。


在很多人的眼里,卡瓦格博已不是普通的山,

不同的人赋予了他不同的寓意,

当地藏民们视他为救世主,又将他视为自家亲切慈蔼的爷爷。

而在挑战者心中,那是一个丰碑,

梦寐以求地要将他踩在脚下,以获取内心的成就感。


而我们这群人的一路奔波,

无非只是为了试试自己的运气,

看云海满天的次日清晨是否有幸遇到“日照金山”。


原本7:20的日出时间,

不到7点在露台上已站满了人。

眼前的山峰出奇的清爽,只有丝丝浮云闲散在天边。

红日准时在东边一角冉冉升起,

徐徐将太子十三峰点点晕染,终将他的“银色铠甲”化为了通体的“金身”。


而我们还注意到了另一个奇观,

在卡瓦格博的最高峰上,一直有一丝白云。

从日照之前到太阳完全升起,

周边的游云都在升腾或移动,

而这一丝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云,

却是那么坚定地守在山峰之上,

宛如他的皇冠,岿然不动。


心转卡瓦格博,无人登顶的处女峰

心转卡瓦格博,无人登顶的处女峰

心转卡瓦格博,无人登顶的处女峰

心转卡瓦格博,无人登顶的处女峰

心转卡瓦格博,无人登顶的处女峰


面见过自然的奇观,

我们原路驶向山谷。

然而就在短短的两天里,

原本一路通途的214国道,却又出现了山体滑坡,

道路受损不能正常通车,

我们只有寻临时山路小道颠簸前行。


可就是在这人迹罕至的崎岖山路上,

苍翠的云松、金色的枝叶,还有从雪山上流下的潺潺山泉,

远处望去,如圣洁的白哈达,又似甘甜的乳汁。

仙境般的奇观,令我不禁叫停车子,

奢望可以逗留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走过一段山路,

我们又重回到平坦的国道上,

一路飞奔,看神奇的山色渐渐远去.....

重回到山脚下,风和日丽,恬静而平常。

我抬头望向雪峰,

试问这一秒的卡瓦格博,你是否风雪凛冽?


心转卡瓦格博,无人登顶的处女峰

相关文库:小桃红(215)韩擒虎(272)燕衔泥(226)后汉书(277)

(月夜星空文库:admin)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