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月夜星空文库网文档在线分享!
当前位置:月夜星空文库 > 摄影 > 正文

郦波讲解古诗词情诗(郦波古诗词有声讲解)

时间:2022-12-03 来源:eisar.com.cn 作者:月夜星空文库网

一、关于原诗并笺注

《旅夜作书》

长夜永怀⑴难自问,欲笺尺素⑵赏音⑶稀。

一身多少江湖事⑷,明月清风弄我衣⑸。

?

笺注:

⑴永怀,即咏怀,抒发情怀。晋 陶潜《有会而作》诗序云:“岁云夕兮,慨然永怀。”

⑵笺,笺注,注释。尺素,书信,此处指引发事由之书信。

⑶赏音,知音,亦指能理解之人。林逋《寄茂才冯彭年》诗云:“无如摛藻妙,所惜赏音稀。”

⑷江湖事,牵绊无奈之事。取宋 赵蕃《取晚登邬子亭用壁间韵四首》“秋入江湖事事幽”句意。

⑸明月清风弄我衣,阮籍《咏怀》有“余光照我衣”句,曹植《情诗》有“清风飘我衣”句,此处并其意而用之。


关于《旅夜作书》一诗的详细解答与再回复

二、关于回复文

1.“笺尺素”是否强解?

此绝为旅途中缘事而作,其实是因某些误会而专门作诗赠友,以明心志。最早发布于新浪微博。因涉私事,回复文中未便详解,但也明言“于旅途有感而发,实缘所遇所感。君无我之心境,徒然壁上观耳。”至于唐婉“欲笺心事”、放翁“笺尔雅”之举例,则属点到即止(《尔雅》本为辞书,放翁尚可再笺,况尺素乎?其实,在小学传统中,一切文字皆可笺注。)

复文发布后,有些条友以为不通,我当时就做了解释,并非事后再做强解(有图为证)。


关于《旅夜作书》一诗的详细解答与再回复


关于《旅夜作书》一诗的详细解答与再回复


关于《旅夜作书》一诗的详细解答与再回复

2.“笺尺素”是否通顺?

自训诂而观之,一切文字皆可笺注(如上所论)。然古诗词中确实很少有“笺尺素”的用法,因为“笺”字本义有“信笺、尺素”之用,这样放在一起是很古怪,不合语感。我起初也有犹豫,但因缘事而作,不甚讲究,终究还是落了下乘。所以复文一开始也对一凡诗友的“批评”有所致意。

3.“夜郎”之语所指。

一凡诗友开篇自诩“指正”过我与易老师的创作,并说是“初登头条不懂格律时的七绝”。其实一凡诗友自己当时诗体尚未明辨,便以“指正”自居,岂非有自大之嫌?

我于微博连续写了11年,于头条也断断续续写了两三年,向来主张平等交流,互相促进,但也极反感党同伐异、因诗攻讦、挑弄是非之人之事,故有“以诗会友,本为雅事。若以贬损为能,自夸为务,则未免夜郎,徒为人笑”之叹。


关于《旅夜作书》一诗的详细解答与再回复


关于《旅夜作书》一诗的详细解答与再回复

三、关于污蔑抄袭的手法

一凡诗友初文还能就诗论诗,续文则为攻讦而谋划,不顾原诗缘事而发、即兴抒怀的客观事实,深文周纳,列出古人种种相近诗句,以为暗指抄袭之引导,此种明扬暗贬、欲引祸水之手法,实在让人齿冷。


关于《旅夜作书》一诗的详细解答与再回复


关于《旅夜作书》一诗的详细解答与再回复

我想请教,您自称诗坛高手,“指正”无数,那应该知道诗学“无一字无来处”论吧。

黄山谷《答洪驹父书》云:“老杜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处,盖后人读书少,故谓韩杜自作此语耳。”依您来看,黄庭坚是在嘲讽“老杜”“退之”吗?

再者,请问:

您知道曹孟德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吗?(《诗经·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您知道王勃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吗?(庾信“落花与芝盖同飞,杨柳与春旗一色”)

您知道李太白的“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吗?(鲍照“对案不能食,拔剑击柱长叹息”)

您知道杜工部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吗?(李白“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您知道王昌龄的“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吗?(鲍照“直如朱丝绳,清如玉壶冰。”)

您知道司空曙的“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吗?(王维“树初黄叶日,人欲白头时”)

您知道晏殊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吗?(王琪“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您知道晏几道的“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吗?(翁宏“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您知道欧阳修的“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吗?(司空图“黄昏把酒祝东风,且从容。”)

您知道王安石的“欲问平安无使来,桃花依旧笑春风”吗?(崔护“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您知道苏轼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吗?(李白“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白居易“无波古井水,有节秋竹竿” 。许浑“唯应洞庭月,万里共婵娟”)

您知道秦少游的“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吗?(隋炀帝“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斜阳欲落处,一望黯销魂”)

您知道李清照的“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吗?(欧阳修“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您知道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吗?(江为“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

您知道辛弃疾的“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吗?(卢延让“两三条电欲为雨,七八个星犹在天”)

您知道叶绍翁的“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吗?(陆游“杨柳不遮春色断,一枝红杏出墙头”)

您知道陆游的“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吗?(陆机“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

您知道纳兰容若的“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吗?(骆宾王“相怜相念倍相亲,一生一代一双人”)

您知道毛主席的“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一唱雄鸡天下白”吗?(李贺“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雄鸡一声天下白”)

……

如果您知道这些,尚如此恶意构陷,那真是深文周纳,十足小人了。如果您不知道这些,那就不足以谈诗了。

所以请问,按您的构陷理论,您又要为“改造文章的祖师”曹孟德、李太白、杜子美、王昌龄、大小晏、欧阳修、王安石、苏东坡、秦少游、纳兰公子、李易安、陆放翁、稼轩长短句、饮水集、毛主席诗词扣上怎样的罪名呢?

中国是诗的国度,诗道即人心!

而今日之头条,处处是攻讦与戾气,诗道之不存,于斯为甚。

我写诗本为自娱,若逢同好,更为雅事。不意在头条却成为引发戾气与相互攻讦的导火索。

我可以退出头条。但“我手写我心”,“举字为火,挣破锁链”,我不会因为你们而停止书写。

#沧溟先生如是说#


相关文库:

(月夜星空文库:admin)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