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月夜星空文库网文档在线分享!
当前位置:月夜星空文库 > 经验 > 正文

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发展趋势及中国的战略思考

时间:2022-11-26 来源:eisar.com.cn 作者:月夜星空文库网

——兼论日本地震对东亚经济的影响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前副院长、博导、国际货币基金前执行董事      黄范章】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博士      李大伟】

二战之后东亚经济一体化的发展趋势

东亚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始于二战之后。二战之前,绝大多数东亚国家仍然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过渡的时期,各国经济多处于较为封闭的自然经济状态,经贸规模很小。但二战之后,东亚各国逐渐成为独立的新兴国家,逐步开始了经济现代化的进程,经贸联系开始逐渐加强。特别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全球化进程迅速发展之后,各国之间的经贸往来更为密切,东亚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也非常迅速。整体来看,二战之后东亚经济一体化的进程主要包括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20世纪50-60年代。在这一时期,日本是东亚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 战前,日本就是亚洲工业化水平最高的国家。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为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利益考虑,在二战后实施了“道奇计划”,为日本经济复苏提供了充裕的资金和技术,并向日本开放了其国内市场。日本政府利用这一有利的外部条件,通过《外资法》、《外汇法》、财政补贴、税收优惠等一系列产业政策的实施,成功地吸引了大量的海外投资,迅速跻身于发达国家之列。据统计,1950—1973年,日本经济年平均增长速度为9.29%。1980年日本人均GDP已经超过9000美元,已接近英、法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与此同时,韩国、中国台湾等亚洲“四小龙”也相继开始了经济现代化进程,经济增长较战前明显加快。在这一阶段,虽然东亚各国之间的贸易投资壁垒程度较高,各国之间的投资贸易规模相对较小,但日本一些相对处于比较劣势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已经开始向韩国、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转移。也在此阶段,美国出于‘冷战’需要,组织了‘东南亚条约组织’,八个成员国中只有三个亚洲国家,以‘集体防务’为宗旨以‘遏制’中国。 整体来看,这一阶段是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史前阶段。
    第二阶段:20世纪70年代到亚洲金融危机。这一时期,韩国等亚洲“四小龙”是东亚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随着日本经济的迅速发展和比较优势的转变,其产业发展重心逐渐转向信息技术、电子、精细化工、文化创意等新兴产业,从而加快了将劳动密集型产业和钢铁、石化等重化工业向韩国等亚洲“四小龙”转移的步伐。据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统计,截至1980年韩国吸收的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中,60.5%来自日本,至今日本仍是韩国外资的最主要来源国。与其同时,亚洲“四小龙”在承接日本的重化工业的同时,也开始将纺织、轻工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其他在劳动力方面具有明显比较优势的国家和地区(如中国和东盟)转移。其中,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成为了承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主导力量之一,通过设立经济特区、支持加工贸易出口等措施迅速融入了全球经济体系。值得重视的是,‘东南亚条约组织’于1976年宣布解散,同年东南亚主要国家举行第一次首脑会议,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启动东亚经济一体化的进程。这一阶段,东亚各大经济体的贸易自由化和投资自由化程度均明显加强,经贸联系日趋紧密。在这一阶段中,各国政府在推动各国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形成了具有独特特色的“东亚模式”,但各国在宏观经济政策领域缺乏有效的国际合作。
    第三阶段: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到美国金融危机。这一时期的经济重心转移到中国。亚洲金融危机暴露出韩国等东亚国家依靠外债作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以及金融自由化政策过度宽松等缺陷,中国则凭借其在基础设施、劳动力等方面的综合优势成为了亚洲经济新的增长重心。特别是在2002年中国加入WTO之后,随着大量欧美发达国家、日本、韩国以及我国台湾的跨国公司将加工制造环节转移到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形成了以欧美发达国家为主要销售目的地的东亚生产网络。世界银行2007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 1998年以来,东亚经济增长强劲,年均增长率超过9%,目前经济规模占全球40%,出口占20%,并成为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目的地,贫困人口也减少了3亿,且中国在东亚经济发展中逐渐开始占据中心地位。
    这一时期是东亚经济一体化的深化阶段,东亚各国在进一步减轻贸易和投资壁垒,促进要素自由流动的同时,在宏观经济政策方面也开展了全方位的合作。2003年东盟各国领导人签署“东盟共同体”宣言、2000年“10+3”财长会议上成立金融监管和货币互换的合作机制、大量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均标志着东亚地区的经济合作已经开始从贸易和投资合作向金融和宏观政策合作扩展。
    第四阶段:金融危机之后。金融危机的爆发对东亚经济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一方面,金融危机暴露出东亚金融体系抵抗外部风险的能力仍然相对较弱的缺点;另一方面,金融危机爆发后欧美经济增长率的下调也使得东亚国家对于区域外出口的依赖不得不减弱,再加上东亚各国主动的扩大内需方面的政策调整,东亚区域内贸易的规模、范围都会在危机后进一步扩大。这些都为东亚各国在宏观经济政策领域进一步加强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东亚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将明显加快,不少人认为有望最终形成类似欧盟的东亚经济共同体。

金融危机前东亚经济发展的特征

  1.政府在东亚各国经济发展中扮演了主导角色。由于绝大多数东亚国家和地区的工业化进程较发达国家晚了上一、二百年之久,因此东亚各国不约而同地采取了一种“赶超型”的发展战略。在法律、文化环境尚不完全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情况下,单纯依靠市场的力量不可能在很短时间内完成工业化进程。而由少数精英组成的政府能够有效地统筹相对有限的社会资源,采取最有效率的方式高速推动经济发展,从而有力地保证了这种赶超战略的实施。日本学者青木昌彦在《政府在东亚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一书中,提出了“市场增进论”的观点,认为在市场不完善的背景下,政府和市场并不是相互排斥的两个替代物,相反两者的职能可以互为补充、互为协调。从历史经验看,从19世纪末日本伊藤博文采取的“殖产兴业”政策,到日本及亚洲“四小龙”所先后采取的进口替代和出口导向战略,均充分体现出政府和市场的合作能够在短期内迅速推动工业化进程和经济增长。如上世纪日本、韩国通过税收、财政补贴、金融支持、研发等一系列措施将大量资源集中于重点发展领域,同时加快培育成熟的市场经济体系,从而为三星、NEC等一系列大型跨国集团的发展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
  然而,这种“赶超型”的发展战略也使得东亚各国在经济总量迅速增长的同时,市场经济的发育尚不健全,也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深层次矛盾。政府对企业干预过度、法律意识淡薄甚至腐败等问题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东亚经济的发展,也制约了其经济核心竞争力的提升。
  2.东亚经济具有明显的开放型特征。“赶超型”的发展模式使得东亚国家在发展初期必须采取外向型的发展战略,在全球范围内获取发展所需要的资本、技术、资源和市场。因此,除注重政府作用外,东亚经济具有明显的开放型特征,对外贸易和外商直接投资在东亚经济发展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如本土资本和资源相对匮乏的“四小龙”能够率先实现经济增长,外债、外商直接投资和国际市场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而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中国和东盟也开始加强了利用外资和对外贸易的作用。特别在本世纪初全球化快速发展,跨国公司将制造环节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的过程中,亚洲各国的外资和外贸增长更为迅速。根据世界银行《全球贸易报告》提供的数据,2006-2008年,亚洲各国的出口额增长速度分别高达13.5%、11.5%和4.5%,远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的8.5%、6.0%和2%,其中中国增速最快,分别为22%、19.5%和8.5%。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中国、韩国、日本的开放度(以进出口总额和GDP的比值计算)分别达到了0.57、0.32和0.92,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联合国世界投资报告提供的数据显示,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东亚各国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资超过2700亿美元,占全球总外商直接投资额的16%。其中中国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资额超过1000亿美元,居世界发展中国家第一位,全球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法国)。
  3.东亚经济实际形成了以欧美发达国家为最终目的地的东亚生产网络,对欧美发达国家的经济依赖程度相当高。东亚经济在发展初期,其国内市场体系尚不完善,因此相当依赖欧美市场。而在各经济体融入全球化进程中,由于不同经济体的要素禀赋存在明显差异,因此在国际分工中也处于不同的位置,从而推动跨国公司通过产业内贸易、垂直专门化分工、外商直接投资等方式在东亚地区的不同国家配置不同的生产环节,从而形成一个最终市场在欧美发达国家,以零部件贸易为主的东亚生产网络。本世纪以来,东亚内部贸易在东亚对外贸易中比重逐渐上升。表1给出了东盟和主要贸易伙伴贸易额占其总贸易额的比重。
    这和欧元区、北美自由贸易区那种市场主要在于经济共同体内部的发展模式存在显著区别。耿楠的研究(耿楠,东亚生产网络发展及其与外部市场关系考察,《亚太经济》2011年第1期)表明,金融危机爆发前的2007年,虽然东亚的区域内贸易比重已经达到了51.8%,但区域内最终需求所占比重仅为32.5%,面向欧美市场的最终需求占东亚各国出口额的67.5%,远远高于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的水平。从表1提供的数据看,东盟具体而言,在这一东亚生产网络中,日本和韩国主要生产附加值相对较高的零部件产品,而中国和东盟国家主要承担将零部件产品加工组装成最终产品并销往欧美国家。
  4.东亚金融体系仍然较为脆弱。长期以来,东亚经济在工业化的同时,其金融体系却相对脆弱,各国国内资本市场和区域内资本市场仍相当不成熟。这一问题被学术界认为东亚金融危机的重要原因之一。为此东亚经济在亚洲金融之后逐渐加强了东亚货币金融合作,以克服这一脆弱性,并建立区域性为金融危机救援机制,避免区域性金融动荡的发生。2000年东亚各国所签署的清迈协议,建立了中日韩与东盟国家的双边互换协议。使得东亚“10+3”货币互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也有力地推动了东亚“共同外汇储备基金”的发展。但东亚金融体系仍然是一个很不成熟的金融体系。首先,虽然2007年亚洲地区占全球GDP的35%,金融危机后亚洲对全球经济复苏的贡献率超过50%,但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亚洲的货币地位仍是微不足道的,其中除日元占3.5%,其他国家的货币基本不参与全球金融市场运行。这样的一种实体经济的地位和在国际货币体系地位不对称。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韩元汇率急剧下跌时,韩国货币互换协定的对象并不是清迈协议而是美国,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东亚各国的金融体系仍严重依赖美国资本市场。其次,东亚金融市场远远落后于欧美金融市场,缺乏成熟的金融产品,东亚各经济体的货币当局普遍持有数额巨大的美元资产,包括国库券和机构债券,这使得欧美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动荡会很容易传导到东亚各国。最后,目前全球短期资本流动的主要推动力量仍然在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欧美发达国家金融市场的波动能够在短期内形成大规模的资本流动,从而带来巨大的金融风险,而东亚区域内金融市场并没有能力对冲这种风险,东亚地区爆发金融危机的危险仍然存在。
  5.经济依存度要远高于政治合作。与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不同的是,由于历史原因和地缘政治因素,东亚各国在外交、政治等领域等方面仍存在很大的差异性。这突出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第一,美国在东亚地区仍然具有较强的影响。日、韩等东亚国家由于历史原因,其国家安全目前仍主要由美国提供保障,这必然会影响到这些国家的整体发展战略和东亚战略。受此因素影响,这些国家的外交战略在不同程度上体现出偏离东亚的倾向。而包括中国之内的其他东亚国家对美国在市场、资本、技术等领域也有较强的依赖,因此在东亚区域的政治合作和经济合作中也必须考虑美国的态度。第二,东亚国家的民族主义情绪有所上升,甚至引发政治和社会冲突。从历史上看,东亚是一个政治形态多种多样,政治发展参差不齐,民族、宗教构成复杂,经济现代化发展程度各异的地区,各国的民族主义情节均相当严重,使得东亚各国很难如同欧盟一样达成较好的区域意识。近年来,随着东亚经济的不断增长,这种国家民族主义情节呈现上升趋势。这种民族主义和东亚各国之间的历史恩怨、领土争端互相纠缠,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中、日、韩等东亚国家之间的距离感和不信任感。特别是日本右翼势力美化过去殖民统治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其他国家民众和政府的反感。钓鱼岛、东海划界、独岛等问题往往会引起各国民众之间对立情绪的上升和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最终影响到各国之间的政治合作。

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发展趋势及中国的战略思考


   
    东亚应对金融危机的策略

相关文库:一体化(2)进程(2)一体(1)经济(49)东亚(1)

(月夜星空文库:admin)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