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月夜星空文库网文档在线分享!
当前位置:月夜星空文库 > 经验 > 正文

2008美国大选(2008美国大选结果)

时间:2021-12-19 来源:eisar.com.cn 作者:月夜星空文库网

来源:生命时报

新冠病毒究竟来自哪儿?只有找到源头,才能彻底弄清病毒的传播机制,避免疫情反复。

日前,中国政府严词拒绝由世界卫生组织秘书处提出的新冠病毒第二阶段溯源,将“中国违反实验室规程造成病毒泄漏”这个假设作为研究重点,是世卫秘书处单方面提出,并未经过成员国一致同意。

紧接着,8月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有关议员迅速抛出由该国情报机构完成的所谓“新冠病毒溯源报告”更新版,再次兜售既不可信又不科学的“中国实验室泄漏论”。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不接受世卫组织调查,有意掩盖真相。(漫画作者:中国日报美术部 蔡艨)

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国家杜马议员根纳季·奥尼先科对此评价说,美国的新版报告缺乏原始数据,没有法律效力,只能说是虚构的幻想小说。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根纳季·奥尼先科

在眼下德尔塔毒株快速蔓延全球的严峻形势下,美国还在设法污蔑中国,不仅激起中国民众的不满,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

8月2日当天,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300多个政党、社会组织和智库向世卫秘书处提交《联合声明》,强调国际社会需加强抗疫合作,呼吁世卫组织客观公正地开展新冠溯源研究,坚决反对将溯源问题政治化。

视频加载中...

在国际社交媒体上,网民们则对美国避而不谈自身早期病例和生物实验室问题表示强烈不满。民意调查中,超八成网民呼吁彻查具有重大嫌疑的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还世界一个真相。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新冠病毒更可能来自于自然界还是实验室?如何看待世卫组织秘书处的第二阶段溯源工作计划?《生命时报》采访权威专家为你一一解答。

受访专家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 王义桅

武汉大学医学部基础医学院病毒学研究所教授 杨占秋

本文作者 | 生命时报记者 高阳 张健 本报驻俄罗斯特派记者 张晓东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林日

美国在2008年就已合成出冠状病毒

早在2008年,被称为“冠状病毒之父”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流行病学系教授拉尔夫·巴里克就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发表过一篇论文,文中详细记录了他和团队从头设计、合成并激活SARS样冠状病毒的方法,当时被不少媒体以“美国科学家实验室成功重建非典病毒”做了报道。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的论文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拉尔夫·巴里克

检索巴里克的研究成果时还发现,在他的多项授权专利发明人中,都出现了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研究人员。

例如,美国专利检索系统中的一项专利,将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人员列为共同发明人,这种做法更利于隐蔽式的分享专利,使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在今后的病毒制备中不必再为此支付专利费用。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7月3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国一直污蔑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的冠状病毒研究引发新冠肺炎,但实际上美国才是全球此类研究最大的资助者和实施者。

特别是北卡罗来纳大学巴里克团队是此类研究的权威,早就具备极其成熟的冠状病毒合成及改造能力,只要调查巴里克团队及其实验室,完全可以澄清对冠状病毒的研究会不会产生新冠病毒。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起始于1943年,是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也是美国生物化学武器研发基地。

它位于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县,占地约5300公顷,拥有近600栋建筑,属军事管制区域,戒备森严,绵延几公里的铁丝网将其与外界隔开。

该机构拥有从生物安全一级到四级的实验室,其中的四级实验室,是美国国防部管理的唯一具备四级生物安全防护水准的最高防护研究实验室,实验人员需强制性地穿戴独立供氧的正压全身防护装,处理或研究致命微生物,包括霉菌、病菌或病毒。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过去曾多次参与生化武器研究,在美国当地的口碑一直较负面。例如,美国《政治》杂志透露,1954年,肯塔基州一名监狱医生隔离了7名黑人囚犯,连续77天给他们双倍、3倍和4倍剂量的麦角酸二乙基酰胺(一种麻醉药)。没人知道受害者后来怎么样了,这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计划的一部分,旨在开发一种控制思想的方法。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巴尔的摩太阳报》报道称,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有令人生畏的过去,科学家们试图开发生化武器,其中包括一个秘密的中央情报局精神控制计划,即用飞机将感染黄热病的蚊子扔到敌人身上,以及各种“肮脏的把戏”。

多年来该实验室储存了世界上最致命的一些物质,从埃博拉病毒、神经毒气到炭疽热病菌。早在1989年,带有埃博拉病毒的猴子进入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由于研究人员疏忽造成病毒泄漏,引发当地民众恐慌。这里还发生过致癌物污染地下水、炭疽孢子泄漏等事件。

新冠疫情暴发前夕,德堡周边出现神秘肺炎

2019年6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在对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进行实地考察时,发现其生物安全三级和四级实验室的操作程序与标准存在偏差,可能危害实验室工作人员的安全。

7月,CDC又发现该实验室没有足够的系统对生物安全三级和四级实验室操作产生的废水进行净化处理,于是正式下发关闭令。但是,关闭的真实原因究竟是什么,CDC以“涉嫌国家安全”为由拒绝透露。

同样在2019年7月,弗吉尼亚州发生神秘的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威斯康星州暴发大规模“电子烟疾病”,靠近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两家养老院出现不明原因肺炎。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CDC数据截图

根据多名医生的描述,这些患者的症状与新冠肺炎症状几乎没有差别,且无法得知致病原因。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2020年3月,时任CDC主任的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在一次国会听证会上公开承认,2019年美国出现的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实际上感染的可能就是新冠病毒。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罗伯特·雷德菲尔德

有媒体报道,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经过整修已于2020年4月重新开放,并投入了对新冠病毒的研究。但是,这一消息在美国军方和CDC发布的新闻中并未明确表态,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很多媒体都对这种操作颇感困惑。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不少网友在谷歌地图上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位置留言,对其与新冠病毒的关系发出疑问,但始终未有回应。

其实,早有多项来自欧洲机构的研究表明,在武汉暴发疫情之前,新冠病毒在其他国家可能已经不知不觉传播了数周,甚至数月。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早在2019年12月,新冠肺炎病毒可能就在美国传播了。英美媒体近日报道称,意大利和荷兰的两个实验室对少量在新冠疫情暴发前采集的血液样本进行重新检测,发现了通常在新冠病毒感染者体内出现的抗体,美国《世界新闻网》认为,其传播源可追溯到美国德堡生物实验室。

赵立坚则表示,如果美国真的“透明、负责”,就应该尽快公布2019年10月美国派往武汉参加军运会的军人运动员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武汉大学医学部基础医学院病毒学研究所教授杨占秋告诉《生命时报》记者,美国在合成病毒这方面无疑具备全球最顶尖的实力。

当然,没有哪个科学家会把合成病毒故意投放到自然界去传播,这是违反科学伦理的,但如果实验室管理混乱,确实有可能使病毒泄露到自然界中。

国际上要求彻查德堡的呼声来越高

由于美方一直没有对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相关问题进行回应,爱好和平、维护正义的政要、学者、民众要求美国接受病毒溯源调查的呼声越来越高,呼吁世卫组织彻查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民意也越来越强烈。

俄罗斯媒体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刊发评论文章《谁在害怕调查德特里克堡》称,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臭名昭著,其安全问题由来已久,对这一设施进行调查合情合理。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俄罗斯“自由媒体”网站还梳理了美国疫情暴发时间线,指出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在新冠疫情暴发前关闭并不是巧合。

英国媒体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多名美国官员的话说,美国政府重提“实验室泄漏论”,是迫于国内政治压力需要在涉华问题上展现强硬立场,美国情报机构的信息根本无法支持他们得出任何确定性结论。

其他欧洲媒体

欧洲媒体《现代外交》刊发巴基斯坦国立科技大学教授扎米尔·阿万的评论文章称,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谜团重重,早该接受调查,但美方始终沉默,世卫组织应该站出来,对其展开调查。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亚洲媒体

《韩国时报》和《今日日本》也刊发评论文章批评病毒溯源政治化,指出新冠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12月就在美国传播,如有必要在全球发起对病毒源头的新追踪,那么首要目标应该是美国,而不是中国。

乌兹别克斯坦日报新闻网、马尔代夫主流媒体“马尔代夫新闻网”等也纷纷发声表达类似观点。

美国媒体

就连美国自己的媒体都认为应该调查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美国《纽约时报》前驻外记者、布朗大学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斯蒂芬·金泽表示,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有“黑历史”,曾与731部队石井四郎合作,对该实验室进行深入调查“会非常引人关注”。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波士顿环球报》刊文指出,国际社会要求调查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呼声不断高涨,美国既不回应国际关切,也不采取任何调查行动,仿佛闭口不谈就能撇清关系,显得自己很“干净”。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环球时报》7月17日发起联署签名活动,截至8月7日零时结束,要求世卫组织就新冠病毒溯源和实验室安全性问题,调查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签名人数超过2500万。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菲律宾媒体

8月5日,菲律宾多位学者也发起网络签名请愿活动,促请世卫组织调查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菲律宾《世界日报》等多家媒体此前就发文强调,世卫专家应响应中国网民要求,推动美方开放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进行溯源调查。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菲律宾媒体《马尼拉时报》发表题为《德特里克堡疑团重现》的文章

一家智库公布的自7月30日发起的网络调查显示,在YouTube、推特、脸书等国际社交平台上,使用英语、西班牙语、法语、阿拉伯语、俄语和汉语的网民中,83.1%支持对美国进行新冠病毒溯源调查。

谭德塞“改口”,美国“甩锅”,背后有政治目的

回望历史上发生的多次疫情可以看出,最早报告病例的国家和病毒来源地之间往往没有必然联系,如一战期间大暴发的西班牙流感实际上始于美国。

去年以来,中国在国内疫情防控任务十分繁重的情况下,两次邀请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来华开展病毒溯源,最终于2021年3月30日得出《世卫组织召集的SARS-Cov-2全球溯源研究:中国部分》研究报告。

由多国、多学科专家组成的团队评估认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疫情的发源地;调查其他国家的潜在早期传播“是重要的”。

医学期刊《柳叶刀》前不久刊发的24位医学专家联合声明也批驳所谓“实验室泄漏论”,强调“新冠病毒是在自然界进化的”。

美国2008年已能合成冠状病毒!“德堡实验室”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面对这些事实,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却表示,世卫中国考察组否认实验室泄漏病毒的结论是“过早推断”,呼吁进行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包括对武汉市所有实验室和市场进行审计。

谭德塞曾多次呼吁不要将科学政治化,但世卫组织出面进行病毒溯源调查,本身就把病毒溯源的科学问题政治化了。”杨占秋说,病毒溯源工作应该首先由各国专家自己负责,例如中国研究中国新冠病毒的起源,欧洲研究欧洲新冠病毒的来源,美国溯源美国新冠病毒;在弄清楚各自病毒起源后,再通过国际交流合作项目或项目协调小组,找寻新冠病毒的共同规律。

世卫组织当前最要紧的,应该是发挥其作为全球公共卫生行政机构的作用,集中精力组织全球抗疫。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接受《生命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病毒溯源方面,谭德塞的“改口”,与美方施加压力等因素不无关系。

而美国之所以花费力气为中国扣上“病毒源头”的帽子,其实有三方面的意图:

想“把水搅浑”

借机掩饰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问题。实际上,美国是世界上最有能力、最有可能制造病毒的国家。

败坏中国名声

美国坚持“实验室泄漏论”,搞疫情污名化、病毒标签化,目的就是借溯源发动一场对中国的“道德十字军东征”,败坏中国形象,并转移其国内抗疫不力的压力。自疫情暴发以来,去年11月美国平均单日确诊病例超10万例,今年1月初达到约25万例的峰值。

根据世卫组织数据,截至北京时间8月6日,美国累计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数为全球最多,累计确诊超过3500万例,死亡近61万例。

政客借此赚取政治资本

一些美国政客借疫情溯源,推进国内一些议程,他们觉得“拿中国说事儿,国内就有一定的共识”。

另外,一些政客通过“拿捏”中国可以捞取政治资本,为明年中期选举攒噱头。

两位专家表示,病毒溯源是科学问题,必须坚持科学性原则,科学的结论应该来自于科学的研究,任何对科学精神的偏离都是对全人类生命健康的不负责任。

正如多国《联合声明》中提到的那样,病毒溯源是世界各国的共同义务,世卫组织应当客观公正地开展全球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坚决反对将溯源问题政治化。

相关文库:玉簪花(263)唐伯虎(276)李孝贞(203)

(月夜星空文库:admin)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