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月夜星空文库网文档在线分享!
当前位置:月夜星空文库 > 经验 > 正文

中国模式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崭新形态

时间:2021-07-19 来源:eisar.com.cn 作者:月夜星空文库网

中国模式的出现是一个客观事实,并已引起世人高度的关注。美国全球语言研究所跟踪全球75万家主要纸媒体、电子媒体和互联网站,挑选21世纪头10年中世人谈论最多的10大新闻话题,结果发现“中国模式”或“中国崛起”的话语高居榜首,总共被播发了约3亿次。

中国模式或中国崛起为什么会成为新千年以来最大的新闻话题?因为中国模式不仅与中国人有关,而且与全人类有关;因为中国模式推动世界重心东移,有利于形成平衡而和谐的新世界;因为中国模式创造了崭新的社会主义文明,有利于推动人类文明发展到新的阶段。

中国人曾经创造过非常辉煌的古代文明。然而,从19世纪初以后,随着工业革命的展开,西方诸国逐渐变强,而中国则已经陷于停滞并向下沉沦,西方人看待中国的心态也从过去的向往变成轻蔑。英国汉学家约翰·巴罗曾在1840年出版的一本书中写道:“认为中国很强大,富裕辉煌,这是对常识的公开侮辱”,中华民族是“一个野蛮的异端民族,几乎比野人好不了多少”。这样的话,巴罗说过,其他许多西方人也说过。他们这样说,正是为了把中国人当做“野人”来践踏和屠杀。我们今天没有忘记巴罗之流的谰言,是为了永远警醒自己:国家的强盛从来不是天命注定的,任何不求进取的民族,都会陷入内忧外患、被人蔑视和欺辱的悲惨境地。

我们当然也没有忘记,即使在中国社会最混乱、中华民族最悲惨的时候,西方仍然有一些具有超凡智慧和远大眼光的人,不敢轻视中华民族,并且相信中国将来的位置是在世界的舞台中心。

法国人拿破仑关于当中国觉醒时就将震动世界的名言是众所周知的。

美国人罗斯福也曾在几十年前正确地预测过中国的未来。

美国外交政策专家约翰·伊肯伯里为了撰写《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未来》一文,查阅了许多历史档案,从中发掘出一则宝贵的史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澳大利亚驻美大使欧文·迪克逊爵士曾参加罗斯福总统在白宫主持的一次会议。罗斯福在会上谈到中国未来的崛起和因循守旧的英国首相丘吉尔。迪克逊爵士在他的日记中这样记述当时的情景:“罗斯福说,他与丘吉尔多次讨论过中国问题,他感觉丘吉尔在中国问题上落后了40年,还把中国人称为‘中国佬’或‘华人’。他觉得这样做很危险。罗斯福想要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因为他认为,四五十年后,中国将很可能成为一个伟大强国。”

英国人丘吉尔在中国问题上的短视不值一提。他的同胞阿诺德·汤因比的智慧和真诚则非常令人感动。作为思接古今的历史学家,汤因比在对人类创造的几十种文明体系作了详尽的比较和研究后,特别推崇中华文明。几十年前,当有人这样问他:“如果再生为人,您愿意生在哪个国家,做什么工作?”他稍加沉思就回答说:“我愿意生在中国。因为我觉得,中国今后对于全人类的未来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要是生为中国人,我想自己可以做某种有价值的工作。”说完这些,汤因比意犹未尽,又补充说:“就中国人来说,几千年来,比世界上任何民族都成功地把几亿民众从政治文化上团结起来。他们显出这种在政治文化上统一的本领,具有无与伦比的成功经验。这样的统一正是今天世界的绝对要求。”

当历史进入21世纪的时候,人们惊讶地发现,当初拿破仑、罗斯福、汤因比等人对中国的预测和猜想全部变成了现实。

2010年,中国已跃居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而且就发展的潜力、态势和增速来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即使不是指日可待,也是指年可待的。

最近200年左右,形成了以欧洲为中心的国际关系,人们习惯了欧美主导的世界格局。然而,在20世纪和21世纪交替的时节,一个东方大国崛起了,一个曾经被人蔑视、被人践踏的落后国家,猛然之间成为创造人类历史的主角之一。这件事情简直不可思议,太令人震撼了。于是,“中国崛起”就成了前面提到过的“世界第一新闻话题”,“中国模式”就成了政治家和学者们热烈讨论的政治和学术课题。

此时,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出现了,这就是中国人对“中国崛起”和“中国模式”都显得非常淡定。关于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的信息,在世界其他地方都是大新闻,但在中国只是一个普通的消息,各类传媒上都只是一带而过。

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中国人也是不怎么关心。人民网曾专门做了一个网上抽样调查,结果是84%的受访者不认为有中国模式。不仅如此,还有中国知名学者不赞成提中国模式。有的说,“模式”一词含有示范、榜样的意涵,中国无意输出“模式”,不如用“中国案例”来代替“中国模式”。有的说,我们的体制还没有定型,讲“模式”就有定型之嫌,这很危险,以后就有可能把这个“模式”视为改革的对象。还有人说,“中国模式”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外国人提出来的,意在遏制中国的进一步发展。

中国人为什么对“中国崛起”的说法如此淡定?一方面,可能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更多地关注中国社会存在的现实问题,至于中国的发展对外界产生的巨大影响则不容易直接感受到;另外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中国人对自己所走的道路非常自信,并且有着远大的目标,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振兴的长征途程中,成为世界第一、第二经济大国,都只是一些不应过度关注的阶段性成果。

至于许多中国人不关心“中国模式”的讨论,那可能是误以为“中国模式”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相干。

实际上, “中国模式”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模式”最早是邓小平提出来的。

1980年5月,在谈到各国共产党的关系时,邓小平说:“中国革命就没有按照俄国十月革命的模式去进行,而是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既然中国革命胜利靠的是马列主义普遍原理同本国具体实践相结合,我们就不应该要求其他发展中国家都按照中国的模式去进行革命。”(《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318页)邓小平在这里主要讲的是夺取革命胜利的中国模式。

1988年5月,邓小平在接待莫桑比克朋友时说:“世界上的问题不可能都用一个模式解决。中国有中国自己的模式,莫桑比克也应该有莫桑比克自己的模式。”(《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61页)邓小平这里讲的是解决国家发展问题的中国模式。

在邓小平的心目中,夺取革命胜利的中国模式,解决国家发展问题的中国模式,本质上是一致的,都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国模式”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就是中国人民走出来的社会主义道路,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是中国千百万革命者用鲜血和生命凝结而成的,是十多亿中国人民用勤劳和智慧创造出来的。中国模式的创造,毫无疑问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实践、最辉煌的成就。任何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员,任何一个中华民族的儿女,都可以为我们创造了中国模式而自豪。

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中国模式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崭新形态。

相关文库:中国模式是人类文明的一种崭新形态(1)

(月夜星空文库:admin)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