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月夜星空文库网文档在线分享!
当前位置:月夜星空文库 > 合同 > 正文

于鑫慧事件:什么样的人,可以欺骗一个国家?

时间:2021-07-20 来源:eisar.com.cn 作者:月夜星空文库网

  

  你能够想象的最大的骗局是什么?

  骗一个人骗到倾家荡产?骗一段感情骗到肝肠寸断?还是像“名媛群”里的人一样,通过伪造的个人信息和生活,获得自己绝无可能获得的职位和地位?

  我想,在骗子的家谱里,这些肯定都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骗倒了一整个国家,让一个国家的人都蒙在鼓里,甚至让官方的公信力都为自己背书。

  听上去很荒诞吗?其实,就在这几天,这件事就发生了,尽管它的吸引的注意力远远没有“名媛群”来得大。但是它带来的后果,在我看来,却要比“名媛群“的骗,来得恶劣的多。

  你或许见过这下面的照片,甚至还会为这个姑娘感动过。

  

  她叫于鑫慧,直到两个星期前为止,她一直是著名的全国最具代表性的武汉志愿者,抗疫先锋之一。在武汉疫情最吃紧时,她选择了报名去前线当医护人员。由于出色表现,被作为南通市唯一被省委组织部批准火线入党的志愿者。“2019年如东县优秀志愿者、2020年南通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2020年江苏最美人物江苏最美青年抗疫先锋获得者、“中国网事·感动2020”二季度网络感动人物”……

  我们或许很难想象,拥有这么多闪耀光环的人物——于鑫慧,却突然在我们面前崩塌了。

  10月8日,在于鑫慧真的如愿嫁给了一名向她求婚的兵哥哥之后。突然被人爆出,她已经结婚过一次,并且育有一子。甚至在征婚的时候,都还是已婚状态。除此之外,也有人找到了她的更多信息,指出她是“小三”出身,还有人找到了裁判文书网,发现她甚至还是一名借贷不还的“老赖”。

  

  但是,我关注的,并不仅仅是所谓的“私生活混乱”、或者“小三配渣男”、或者是“老赖”的身份。

  我更关注的,是南通市卫健委宣传处负责人的一则简单回应:“她不是医疗工作者,也不是医疗卫生系统的。她不是公立医院的(工作者),也不是民营医院的,据我所知,她也没有护士资格证。”并且,在南通卫校的毕业生名单中,也并没有于鑫慧这个毕业生。

  在我看来,这不禁令人感到震惊:原来一位被誉为“最美护士”的志愿者,竟然不是一名护士?

  原来在主流媒体轮番报道的时候,竟然没有人去起码打一个电话,做一个最基本的核查:于鑫慧究竟是哪所医院的护士?原来在后续颁奖,甚至到全国皆知的时候,也没有人对她的身份进行深入确认?

  按照常理,作为各级媒体,理应有充分的核查,即使地方没有核查,那么难道国家级媒体也没有任何的确认与监督?退一万步说,于鑫慧在五月以后已经是众人皆知,在如此之多的个人采访、个人故事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去感知、去指出这些显而易见的履历破绽?(她甚至干脆懒得伪造一份必要的身份文件)这究竟是极度的疏忽大意,还是彼此勾结的欺骗全国读者?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不是网络中爆出了于鑫慧重婚的消息,或许她会作为正面典型永远被各级媒体称颂。在我看来,这无疑比个人的问题更加沉重:

  如果说于鑫慧一个人,制造的是一次“问题典型”。

  那么主流媒体的把关、事实核查缺位,却实际上更加恶劣,因为作为人们信赖的媒体,作为社会公信的保障,它理应做到客观公正,根据事实进行报道。但是从地方到国家媒体,如此之广的新闻失实。实际上就是纵容了虚假新闻,伤害的一个国家公众对于最权威信息来源的信任。

  从这一点上看,不仅仅是于鑫慧,还有此次的各级媒体,同样都在欺骗一个国家。

  它们造成的公信力的恶果,会让我们每个人来承担。

  那么,为什么这样糟糕,恶劣的事会发生?我认为,会有三个方面原因:

  其一、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传统的“宣传大于新闻”“报喜不报忧”的观念仍然存在,尤其是在特定的抗疫时刻,政治性、宣传性往往高于一切。对于“媒介要做正面宣传”的片面理解,使得相关部门找到了一个包含“女性”、“抗疫”、“逆行”、“22小时”等多个宣传重点的典型人物,自然如获至宝。可以想见,所有一切对此的质疑、核查,不仅不会被认真对待,甚至可能会被认为是“麻烦”、“多事”。

  这甚至可以在今天的如东县洋口镇中心卫生院的回应中看到,仍然强调:于鑫慧“值得肯定和赞扬”,要给予“宽容和爱护”。而对于是否有护士证,仍然绝口不提。

  包括读到现在这里的读者,或许都会有人持有这样的观点:于鑫慧不是确实去武汉了吗?不是确实在服务吗?为什么要求全责备?给读者一个美好的偶像,即使背后有些瑕疵,也不影响她给人以精神力量呀?

  不得不说,这种思维是典型的短视,也是和新闻的本质相悖的。的确,宣传行为本身并没有错,在新冠疫情这样的重大灾难背景下,确实需要优秀的宣传内容抚慰创伤、振奋精神、凝聚共识、鼓舞勇气。但在教科书上,“反客里空运动”不知道出了多少次名词解释,正是明白的告诉我们:新闻没有了“真”,就不可能有“善”和“美”。用虚假英雄鼓舞士气,就像是用了掺假的疫苗去救人——你不知道哪天,它就会变成毒药。

  具体到这件事上,于鑫慧是南通唯一的火线入党的志愿者,也是所谓的宣传典型。她的上位,无疑等于挤掉了一位真正付出心血,通过正常方式努力的前线抗疫人员的名额。对于读者来说,此后,人们会不禁想:究竟还有多少典型是“问题典型”?还有多少“于鑫慧”存在在新闻里?

  其二、就是媒体的自检、纠查制度的失灵。我国采取的是一元体制二元运作的媒介制度,在历史因素与当下制度的双重作用之下,我国的主流媒介往往都带有鲜明的官方属性。因而在特定的环境下,媒介的内容就是政府的形象,而政府的形象又关系到政府的权威,关系重大。因此,媒体能内部解决,就内部解决。甚至将错就错,也绝对不能够表达意见,让“官方”被打脸。对于地方媒体而言,尤其如此。

  然而,这种制度,无疑使得媒介最重要的一种机制:自我检查、自我纠错的能力消失了。甚至也使得舆论监督的能力消失了。人们还记得当初1月时,一边是严峻的抗疫形式,一边却是万家宴作为标题的荒诞:不是不知道问题迫在眉睫,可是兹事体大,不得不撑起这个脸面。

  可是,人们真的愿意接受这种事实美化带来的安心感吗?每个人都知道,世界上有黑有白。舆论监督和正面报道相统一,也讲的是这个道理。主流媒体,地方媒体这样的表达,表面上看的确一团祥和,可是带来的,却是公信力的下降,人们会拒绝相信正面新闻的真实性。别的不说,就说这次之后,如何重建大众对于典型的信任呢?

  其三、客观上而言,媒介时效性的过度强调,也的确使得新闻核查出现更多的问题。在新媒介环境中,主流媒体承受着来自新媒体的巨大时效性压力。这种压力产生于两个方面:其一是新媒体即时传播所带来的极高的传播速率,其二是新媒体互动无界所产生的广阔的感知触角。这二者共同赋予了新媒体对新闻事件灵敏感知、迅捷反应与高效传播的能力,这是传统的新闻生产方式所难以企及的优势。对此,传统的主流媒体也采取了针对性的变革措施:一方面改革新闻生产方式,加快新闻生产效率,尽量压缩从新闻素材到新闻产品之间所需的流程与时间;另一方面开拓信息源,通过建立用户平台、鼓励用户积极交互、生产内容的方式,尽量拓宽媒介的感知网络。

  然而这二者之间存在一个难以调和的矛盾:信息来源的增加意味着需要处理的信息量的增加,而处理这些数量更大的信息的时间又要求尽量压缩。这就必然指向了一个结果:媒介处理单位信息所耗费的时间大大下降,而事实核查作为处理信息的必要工序,在来自信息量与处理时间的双向挤压下必然处于一个极度尴尬的位置。

  

  在这起事件中,核查缺位的不仅仅是最初刊发新闻的荔枝网与《江海晚报》,后续跟进的以人民网为代表的大批主流媒体也似乎毫无核查的考量。原因不仅仅是互相信任,更来自于核查费时费力,在每天都有全新的新闻的今天等于“性价比极低”。可是,一旦这个环节失去了,那么新闻本身的意义又有谁来保存呢?

  写到此处,内心百感交集:实际上,我也曾为疫情期间主流媒体的积极表现叫好,包括对于于鑫慧个人,无论她有多少问题,我也肯定她在疫情期间为武汉人民作出的贡献。可是新闻的本质,求的就是一个真,没有了这个真,一切就毫无意义。希望我们能求真求真再求真,希望我们这个国家,能够不会再被再一次欺骗!

  

  - THE END -

  

  撰文 - 莫然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排版 - 何13

  

  

  

  新传考研课程

相关文库:尖组词(3)钗组词(11)

(月夜星空文库:admin)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