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月夜星空文库网文档在线分享!
当前位置:月夜星空文库 > 读书 > 小说 > 正文

科学网[转载]职场的拼搏

时间:2022-05-17 来源:eisar.com.cn 作者:月夜星空文库网

                                                               一位水利编辑的人生历程

                                                                          鲁渝汉

                                                                      转载者 葛维亚

         我是山东聊城人。长江水利委员会宣传出版中心退休,曾任主任编辑。

       因故从山东到达重庆后,在叔父严督,婶母抚育下由高小而初中高中,但未及毕业重庆解放,遂在参军参干热潮中,由中共地下党员通中学同学李文源介绍,进入新民主主义青年团西南工作委员会干部训练班学习并入团,时为1950年3月。同年又经西南革命大学、西南军政委员会机要人员训练班尚未开学又于9月间分配于长江水利委员会上游工程局人事科工作,从此终身在本会工作。

        长江上游工程局时在重庆北碚,与汉口的中游工程局、南京的下游工程局同属我国水利部于1950年2月在汉口设立的长江水利委员会。该会接收了前中央水利部长江水利工程总局(前身为扬子江水利委员会)。长江水利工程总局在长江上游之下属机构有北碚嘉陵江工程处、綦江闸坝管理处(抗战期间由导淮委员会建闸11座后设置)和宜宾的金沙江工程处、岷江工务所,及其分设的一批水文(水位)站和测量队,即悉归长江上游工程局。我与终身为友的黄三德兄(其祖父为与汪精卫谋刺清摄政王戴沣的民国元勋黄复生)去北碚长江上游工程局报到时,该局尚未宣布成立,“革命干部”仅有军代表(红军)饶海澄夫妇和刘军亮、张素清夫妇,“新干部”则仅有我和黄兄。刘不爱说话,只是看看文件,凡是公文、报表都是我办,对我很放手。在几百人的人员花名册上,我见人人都有个职称,独我空白,便并无目的的顺口说一句:我的职称该怎么填?刘军亮未加思索说:就“科员”吧。科员以下还有要分几个等级的办事员,通常要晋升为科员得好些年,我上班不久就是。我离不开书,运动再紧张,一有空就得看书。以后才知道, 1953年初,綦江闸坝管理处转交四川,我调上游局所属的涪陵清溪场一等水文站,任指导员,并主管乌江下游各站,但未报到就先去武昌干部训练班学习,至9月结束才去清溪场。。1955年夏秋间,长委为了集中力量编制长江流域规划和进行三峡工程的前期工作,三局同时一并撤销,大部分人员调往汉口。领导问我是去汉还是留渝。当时我正“单恋”从1954年在上游局业余京剧团认识,当时在水文资料整编科工作,后来与我成为终身伴侣的徐女士,于是不顾工作性质而一口表示,我到整编科去。                                                                                           

        1955年11月,我与徐女士一行十几人奉命调汉口本会参加自清末至1949年的长江干支流历史水文资料的整编刊印工作,中经“文革”,直到1973年2月。

        因为编制长江流域规划要涉及中央许多部委和长江流域一些省市,非水利部所能主持,1956年乃以长江水利委员会为基础,拟建立一个由周恩来任主任、中央有关部委和流域部分省市参加的“长江流域规划委员会”,下设一个办事机构“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简称长办)。但该会实际上并未成立,而由长办主持工作,归国务院建制,包括三峡工程等大事,林一山担任主任。直接向周总理和其他主管副总理请示,水利部代管日常工作。

       林一山,山东文登人,1935年北京“一二、九”运动学界领袖之一,抗战时期参与山东根据地创建工作,解放战争时期曾任辽南省委书记、辽宁省委副书记,建国后创建长江水利委员会。

       1973年年初,长委宣传处宣传科刘典科长突然到我所在的水文整编室来找我(猜想他已经征得水文处领导的同意),说要我参加写作。我以为只是约稿,只要能胜任,业余自然可以写。刘说,是借调,现在就把办公桌子搬过去。

        我启蒙于私塾,常年不断地诵背孔孟,潜移默化,于日后写作不无影响。因在农村时无书可看,进小学后便饥不择食大量阅读了许多中国古典小说,罗通扫北、七侠五义、说岳、三国、水浒……,进中学起转向巴金、鲁迅、高尔基、巴尔扎克等中外大作家的作品,故在18岁高一时已在重庆的《新民报.副刊》、《中央日报.学习》、和《世界日报》教育栏发表书评、散文和校园消息。我的处女作竟是《不成功的战斗—屠格涅夫“处女地” 读后》。解放后,如海绵吸水般我读了不少延安作家的作品,为的是能适应新的写作;并长期订阅了《文艺报》、《人民文学》。

相关文库:[转载]职场的拼搏(1)

(月夜星空文库:admin)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