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月夜星空文库网文档在线分享!
当前位置:月夜星空文库 > 读书 > 正文

谈谈代雨映涉嫌抄袭一事

时间:2021-07-16 来源:eisar.com.cn 作者:月夜星空文库网

  这几年,代雨映的名字也逐渐步入我的视野。知道她是一位很年轻的女孩子,也知道她是《山花》编辑老师,我熟悉她,也是从大多诗歌刊物中熟悉她的。倒是很少进她的博客。

  今天,衰老经博友以大量的材料,举证代雨映三十多首诗作纯是抄袭了诸多名家的散文,诗歌,进行拼贴组合。从衰老经举证的材料,的确有抄袭之嫌。但对于代雨映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子衣甚是感慨。我知道,这场抄袭打假之风,将会大大的影响她,因此,在前面好些位诗人严厉批评雨映之后,我以疼惜爱护的眼光,希望雨映在诗友们的批评提醒之下,更为独立地创作,将来使自己的诗作更加成熟。

  在我看来,一个88年生的女孩子,能有一颗爱诗之心,是多么的不易啊。而这样的抄袭模仿,组合拼接,的确不应该。我们大多数人的诗歌创作都是从借鉴模仿中走出来,渐渐形成自己独立诗风的。雨映现象,是可以理解的,但这样的事件,无数口水也会把她年轻的心灵淹没,因此,我更愿以长远的眼光看待这事。想这一生里,雨映还要坚持几十年的诗歌创作,这样的受挫,如果她能好好对待,这将是奋进的力量和动力!因此,我以宽容的心,在小可的贴子里说了一些宽容的话,期待雨映能好好看待这事,总经教训,从而更加独立,更加成熟地创作诗歌。

  然而,一些躲在背后的阴暗小人,却以污浊的言语,辱骂子衣,让子衣深感寒心。在诗坛,总有一些隐身的小人,每每在一些事件面前,总是以一种摧毁的力量,无情地嘲弄,讽刺,挖苦,一块块落井下石的砖头,让人感到害怕。其实,对于一位年轻的诗人,占据《山花》这样的大刊,自然会得到一些诗歌刊物编辑的关注,发表得多一些,这也是中国的国情所致。而且,借鉴,模仿,抄袭,也是年轻诗人常有的事,这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但是面对这样一株稚嫩的诗歌幼苗,如果太这严厉的批评,太重的骂声,会让她们年轻的心,承受不了这样的心理压力。因此,我以怀柔的心,说了一些宽容而期待的话,却又招来一片骂声。我子衣是从不怕人骂的,我在诗坛这几年,也是跟从自己的心,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是我的性格使然。说我蠢得像头猪一样,我也不怕。因为我七一年生的,年头就属猪,猪人的性格就是执着,坚韧,为人真诚。说我想四处巴结编辑,我也无所谓,我在诗刊,星星,绿风,诗选刊等都发表过作品了,甚至还上过《人民文学》副刊,发表对我来说,渐渐看淡了。我也犯不着要巴结哪一个编辑。而且这几月来,甚至还想,写不写诗都无所谓了,好大一回事嘛,前几十年不写诗,不也照样活了。如今按着自己的心愿,自在地生活,这才是最终目的。

  只是,看到那些蜂涌而来的批评,虽是打假行动,是正义之声,但是,在打假之时,我也希望更多诗友冷静一点,对这些年轻的小诗妹给予更多的理解与宽容。同样,在那贴子里,我看到纳兰容若,桑眉这些善良的诗友,他们和我一样,同样也有一颗宽容的心,希望雨映能在这件事上,努力振作,吸取教训,好好写作。

  记得零四年底在腾讯诗风的时候,那时初写诗歌,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写才好。我也曾在一首诗作里,完整借用过某位诗人一句诗。结果,当时的一位版主对我说:“你偷人家的诗句做什么呀!”,那句话,我终身都记得。从此以后,我写诗尽量跳开别人的语言,哪怕是很平淡的一句话,我也尽量想表达自己最真切的话语。绝不想去抄袭或模仿任何人的作品。因此,雨映这件事情,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也是我在衰老经的贴子里回贴的一个原因之一。

  事实上,我们的诗歌写作,从小学到初中,师范,在我的经验中,都没有任何老师教过我们新诗写作。我们的写作,都是自己模仿开始的。现在,我所教的小学,仍然不考现代诗,大多老师都不会去教如何写诗。这两年,因为自己在写,有时还专门用课程来教一教孩子们写诗。零八年,我也曾呼应赵丽华诗人,倡导现代诗歌纳入考高范围,这样,学校才会重视现代诗的写作教学。那次呼吁,有人支持,也有一些人围观嘲笑,认为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这一点上看,代雨映现象,其实也是诗坛普遍存在的现象。大家热爱诗歌,也没有正式接受过正规的诗歌写作训练,基本都是从模仿抄袭开始的。因此,这样的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只是我们要从借鉴模仿抄袭中走出来,尽量独立写作,形成自己的诗歌语言,诗歌风格,这才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

  刚才,我在代雨映博客给她留纸条,鼓励她公开道一下歉,并相信她今后能成熟起来。我知道我有些多事,但我想,雨映能在衰老经贴子里能向安妮宝贝道歉,说明她还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一位诗人,受一位自己喜欢的作家影响,这是常有的事,只是如何跳开偶像的影子,形成自己独立的语言,这得有个过程。让我们都有一颗宽容的心,给予雨映期待的眼光吧,相信她能在这一跟头之后,勇气地站起来,真正形成自己的诗歌语言!

  也希望雨映能理解子衣的苦心!更希望辱骂子衣的人,在你抵毁骂过之后,想一想你胡乱辱骂的目的和用意何在。在诗坛,诗友们能彼此理解,彼此尊重,哪怕是批评,也应出于爱护之心,这才有利于诗歌的发展。

  当然,我也不是纯粹的诗人,我也不再把自己当作诗人。我只想以一颗真诚的心,希望大家快乐地写诗,真正地热爱诗歌,热爱一切爱诗的心灵。

  雨映致谢这篇博文,并向安妮宝贝作家致歉的态度十分可贵。每一位诗人都是在借鉴模仿中成长,相信这件事会给雨映很好的提醒,我们期待雨映的成长。

  有一颗爱诗的心,比什么都重要。不过,诗坛也需要有衰老经这样清醒的眼晴,给诗人们以提醒和帮助。这样的批评对雨映有更积极的作用。希望不出几年,雨映的诗歌创作会更独立,更成熟。

  这是子衣在《一个诗歌嫩模的横空出世》一文中的回贴:

  雨映真诚致谢这篇博文,并向安妮宝贝作家致歉的态度十分可贵。每一位诗人都是在借鉴模仿中成长,相信这件事会给雨映很好的提醒,我们期待雨映的成长。

  有一颗爱诗的心,比什么都重要。不过,诗坛也需要有小可这样清醒的眼晴,给诗人们以提醒和帮助。这样的批评对雨映有更积极的作用。希望不出几年,雨映的诗歌创作会更独立,更成熟。

  这是子衣的真心话,不想偏向任何一方,只是客观地看待这事。现在诗歌越来越边缘化,能在批评提醒的同时,以更宽容的心态鼓励更多的人写作,真正写出属于自己的诗作,也是有必要的

  一个年轻的爱诗的女孩子,现在有人清醒地给她指出抄袭的错误,人家也公开道了歉,难道又要全都泼冷水,一棒子打死吗?一个人的诗路还长,相信雨映会在这件事上吸取教训,将来会在诗路上成长,成熟。同时,诗坛需要小可这样清醒的眼睛。我也曾私底下委婉向很熟悉的诗友提及过借鉴与模仿的事情。我们应完容一些来对待这些事情。这是我一向的观点,也是我回这两贴的目的。

  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需要宽与严两种声音,两种不同的爱与呵护。。

  我不希望因为这贴子,从此打击代雨映诗人的爱诗之心。也不希望小可因为代雨映现象,从此对诗坛失去信心。仅此而已~

  这篇博文和诗友们的回贴,会给代雨映提醒和帮助的,尽管所有人都不这样认为,我还是会相信这一点。无数诗人的诗歌创作,都是从借鉴和模仿开始的。我不是在维护代雨映,我是怕诗友们过重的批评从此粉碎雨映的爱诗之心。

  我巴结她做什么?我一年没到她博客转过两次。自己的事都忙活不过来呢。这里回这贴,真的希望在这批评的声浪中,雨映能坚强地站起来,清醒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将此作为诗歌创作的动力。这就是我回贴的主要原因。

  记得上次在网络诗选当一回和事佬,反倒惹一身麻烦。不本想再凑热闹了,但面对这样的事,子衣的个性,感觉还是有必要来说几句,希望大家能理解,也希望诗坛多一些真正热爱诗歌,关注诗歌发展,提醒,鼓励,帮助诗人创作的读者。

  一位八零后的诗人,相对于她的一生,诗歌创作的路将有多么漫长啊。

  雨映,我相信你,你一定会从这次的阴影中走出来,认真吸取教训,真正写出属于自己心灵的诗作!一些诗人对你嘲讽和盛怒的批评,这不是摧毁一颗诗心的力量,你要把这些批评当作动力!

  子衣姐相信你!你一定会在这件事之后,更加成熟独立地创作!

相关文库:战争诗(26)西津渡(15)游巴蜀(32)息夫人(23)李舜臣(22)

(月夜星空文库:admin)

(0)
0%
(0)
0%
上一篇:染料与染色杂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