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月夜星空文库网文档在线分享!
当前位置:月夜星空文库 > 电商 > 正文

山寨古诗的朗读音频(古诗江上渔者朗读音频)

时间:2022-07-10 来源:eisar.com.cn 作者:月夜星空文库网


左手棺材远销日本,右手汉服红遍网络,曹县爆火是偶然还是必然?

在此次玩梗大赛中,一则最早出现于2019年的新闻也随之疯传。当时,曹县一位老板贴出告示,为自己30岁的女儿征婚,其中将自家经营的8家网店作为嫁妆,以示诚意。征婚的老板,做的正是棺材铺的生意,这8家网店也是棺材店,但是也许是老板为人低调,并没有和盘托出网店的价值,直到有网友算了笔账,这8家网店估价有700万。

颇有意味的是,虽然已经发了家致了富,抬手就能送出大几百万,但老板也说,正是因为自家做的这门生意,女儿此前谈婚论嫁时接触的对象家都觉得不合适。


文 | 曹默涵 饶桐语

编辑 | 金汤

运营 | 以繁



“曹县公主”


自从在某视频平台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后,曹县人小棠收到了不少陌生人的问候——


“你就是传说中的曹县公主吗?”


“你出生就在曹县,我还怎么和你比?”


“当你说出你是曹县人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输得一塌糊涂!”


小棠是土生土长的曹县人。曹县是山东省菏泽市的一个县,地处山东、江苏、河南、安徽四省交界处,面积1969平方公里,总人口175万,是山东全省人口最多的县,2020年的GDP有463.8亿。


但眼下的它,好像又不仅仅是一个县。活跃在互联网上的“北上广曹”新梗里,曹县,甚至重新定义了中国超一线城市的排序:“宁睡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凸显了它举足轻重的地位;也影响了全国的城市定位,围绕着曹县,中国其它城市被区分为曹二环、曹三环乃至曹N环,北京不过是“曹县郊区”。甚至影响了世界格局,“众所周知,世界分为南半球和曹半球”。


小棠在外地读书。最近,身边的朋友知道她来自曹县后,都要声情并茂地朗诵一段:“山东菏泽曹县牛X666,我的宝贝”,然后再观察小棠的反应。


这句话得用山东独特的方言读出来,加上醇厚的嗓音,才有那个味道。这一点,某平台拥有14.4万粉丝的短视频博主大硕,早就教过网友了。视频中的他耳朵里塞着有线耳机,圆润的脸庞铺了半个屏幕,先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读了一遍,又逐句换成山东话,进行了生动的示范教学。


而在大硕过往的视频里,这句话也成为绕不过去的经典语录。每当他为朋友的烧烤店、饭馆站台时,先由朋友起个头,“硕,咆哮!”大硕接着就用山东话喊出“山东菏泽曹县牛X666,我的宝贝”,同时双臂抱胸,迅速仰起脖子后又重重地往下点头,完成一套类似喊麦的既定动作。


左手棺材远销日本,右手汉服红遍网络,曹县爆火是偶然还是必然?

短视频平台上爆火的一段曹县喊麦内容。图 / 视频截图


在大硕一则视频下方,网友称他为“曹县名誉县长”,理由是“以一己之力带火曹县”。也正是循着漫山遍野的梗找到了大硕的账号,小棠才发现,自己的家乡红了。


就像一笑倾城的丁真带火了理塘,倒闭的江南皮革厂带起了温州,李雪琴再次整红了铁岭一样,曹县成为了互联网造梗运动的最新战场,曹县人也被调侃成了“曹贵人”。


截至发稿,抖音平台 #曹县 和 #山东菏泽曹县 两个话题的播放量加起来已经超过了12亿次;微博话题 #曹县是什么梗 也收获了1.9万讨论,4.7亿阅读。无数网友上一秒还在疑惑,被人科普后,下一秒立即加入了浩浩荡荡的“造梗大军”。


但实际上,早在登上热搜和热门话题之前,曹县就已经凭借不少特色浓郁的生意,在各大神奇乡镇的盘点中崭露头角了。



从“死”中而生


在大部分网友还沉迷玩梗时,已经有人开始为曹县走红之后的发展出谋划策。


知乎用户@三白日记 建议曹县有关部门抓住天赐宣传良机,拿出自己的特色,具体可以参考被纯真男孩丁真带火的理塘,“搜索量直接爆炸,带来的经济价值令人吃惊”。


但和理塘不一样的是,在此番火遍全网之前,曹县早就已经火出过国。


2017年,日本东京电视台的节目《不可思议的世界》,来到了山东菏泽,目的地直奔曹县的一家工厂。节目组先是卖了个关子,只说这家厂子生产的商品“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会买上一次”,10秒钟后,谜底揭开——是棺材,嘉宾纷纷张大嘴巴:日本市场卖的棺材,竟然有九成,来自于曹县产的桐木棺材。


节目里展示的,是最为常见的日式棺材。木棺外部用白色布料覆盖包裹,内衬有质地轻软的蕾丝装饰,棺材头顶部还镶嵌了一个可打开的小窗,供亲属瞻仰遗容。颇为人性化的是,这类棺材还可以提供定制服务,根据客户的要求,无论是樱花主题的唯美风,还是绣满花朵的华贵风,都可以满足。


左手棺材远销日本,右手汉服红遍网络,曹县爆火是偶然还是必然?

日本节目中提到,日本卖的棺材有九成来自曹县。图 / 视频截图


界面新闻2019年曾报道,曹县卖去日本的棺材根据用料和工艺的差异,价格在200多元至2000多元人民币不等。最低价的是只贴木皮、没有其它装饰的“桐平棺”,最昂贵棺材则采用全实木雕刻。而销量最大的,就是出现在节目里、定价300多元的“布棺”。


棺木需要用易燃材料制作,虽然近年来出现了纸板箱,但通常来说,日本人还是会选择木制棺材。其中,木制棺材的价格根据所用木材的类型不同而变化,泡桐木因具有成材期短、质轻耐潮的特点,成为制作棺木的首选,物美价廉。


而山东曹县,素来盛产泡桐树,2018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曹县泡桐总株数300万株,年采伐桐木4万多方。这也为曹县日后木材加工生意的崛起,提供了天然的原料土壤。


上世纪末,因社会老龄化程度加剧,日本国内对棺木的需求急剧增加,产能却接近极限,日本棺木商不得不开始到海外找人代工。也正是机缘巧合,从大约20年前起,生产日本特色的棺材并出口,成为曹县当地的重要产业。


客户下了订单,曹县的棺材厂便开始制作,然后成批打包装进集装箱,送往2000公里外的日本,等待送使用者最后一程。这是一项从“死”中而生的生意,2019年的时候,曹县一家叫做云龙木雕工艺的公司,每天发三个集装箱的日式棺材到日本,年销售额达1.5亿元人民币,每年纳税1000多万元。


左手棺材远销日本,右手汉服红遍网络,曹县爆火是偶然还是必然?

位于曹县的一家棺材厂,官网上的文案使用日语注明。图 / 网站截图


截至目前,曹县从事木材加工行业的人约有30万人,仅庄寨镇,木材加工企业就有2500多家。东京电视台,刚刚到达一家工厂,准备架起机器采访时,就看到厂子门口,停着一辆保时捷。


当地还有不少财富故事。


在此次玩梗大赛中,一则最早出现于2019年的新闻也随之疯传。当时,曹县一位老板贴出告示,为自己30岁的女儿征婚,其中将自家经营的8家网店作为嫁妆,以示诚意。征婚的老板,做的正是棺材铺的生意,这8家网店也是棺材店,但是也许是老板为人低调,并没有和盘托出网店的价值,直到有网友算了笔账,这8家网店估价有700万。


颇有意味的是,虽然已经发了家致了富,抬手就能送出大几百万,但老板也说,正是因为自家做的这门生意,女儿此前谈婚论嫁时接触的对象家都觉得不合适。


勤恳努力、生意兴隆没有成为这家曹县人的底气,而是仍然被传统的价值观捆缚着,一气之下,老板才贴出了征婚告示,不求男方有车有房,只要求“本科以上学历;跨境贸易、电子商务专业优先,英语、日语流利”,想要女婿和女儿一起,继承家业。



现造的“网红风”


曹县的网红生意,远不止棺木一桩。山东媒体大众网总结:曹县有两大特殊产业,一个是棺材,一个是寿衣。如今,曹县生产的棺材“垄断”到了日本,寿衣则摇身一变,先是和演出服并行,之后又搭上了当下的汉服热,成为全国举足轻重的汉服供应商。


如果说做棺材只是利用天时地利,机缘巧合,那做表演服、汉服,则是时代所驱。


沿着庄寨镇东南方向行驶大约60公里,就会抵达曹县的另一个“经济中心”——大集镇。大集镇是曹县下面的一个乡镇,镇上最常见的是红底白字、大小不一的招牌,上面写着“曹县XX服装厂”,或者“曹县XX演出服”。


左手棺材远销日本,右手汉服红遍网络,曹县爆火是偶然还是必然?

2019年双十一期间,曹县民警走访当地“中国十大淘宝村”大集镇的服装企业仓库。图 / cfp


5月18日深夜23点左右,大集镇上天魅演出服的老板娘丽姐筋疲力尽地回到家,但工作还没有结束,手机那头还在不断地弹出电商软件“叮咚叮咚”的提示音。


丽姐家的厂子有几十人维持。儿童节前夕,厂子一天的订单销售额在20万元左右,听到每日人物感慨“这么多”后,丽姐笑着提高了音调,“多吗?我这还算少的呢,人家都做到100万一天了”。


大集镇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点服装生意,除了像丽姐这样办厂的,还有不少家庭作坊式的生产模式,家家户户都有淘宝店。南风窗曾报道,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搞了几台机器,绣花机、印花机、压褶机、裁布机,遍地可见。


最初,丽姐的店挂的链接都是别人家的衣服,后来需求越来越大,她就琢磨自己也可以做衣服。基本的步骤都很简单,只要有版型和样子,大集镇的服装生产商就都可以照着打版、剪裁、缝纫成型。随着去年疫情所限,演出服生意骤减,曹县的生意人又闻风而动,开始制作近来在年轻人中掀起潮流的汉服。


据艾媒咨询报告,中国汉服爱好者数量规模和市场规模快速增长,预测2021年汉服爱好者数量规模预计达689.4万人,市场销售规模将达到101.6亿元。


随着市场基础的扩大,中国汉服产业迎来爆发,而曹县人早就瞅准了风向,借服装产业优势搭上了汉服生意的快车,从设计、制造到销售,也逐渐形成了成熟产业链。如今在淘宝上搜索汉服,发货地排名前三的省份为广东、浙江和山东,而山东的汉服又都集中产自菏泽曹县。


对于爱好者来说,汉服代表了一种独特的文化,形制如何、用料如何,都有固定的底蕴和讲究。曹县大集镇人打版做衣服的那一套方法,在汉服圈内遭到了鄙视和抵制。照抄样式做出来的汉服,变成了山寨的代名词,一度成为被讨伐的对象。


但在曹县,汉服只是服装老板们能赚钱的一门新生意。短暂受挫的商家,没有泄气,而是迅速找到了应对方法:找原创设计师专门制版、设计图稿,买下他们手中的版权。


与此同时,还有不少原本对汉服一窍不通的商家,开始潜心钻研汉服的知识,服制、褙子、曲裾都得学。做买卖之余,老板们会和资深爱好者保持交流,以改进自家衣服的质量,避免再因山寨问题被围攻。


关心生意的变化是他们的本能,曹县人身上带着一份朴实和不善言谈。在过去的报道里,有媒体提到,年入百万的汉服老板,操着一口地道的当地方言,会为说不出漂亮话而感到拘谨。汉服生意也好、棺材生意也罢,对他们只是一份生计,除此之外的纷扰,他们可能根本没时间关注。现如今,曹县火了的消息,丽姐是听我们说了才知道。


左手棺材远销日本,右手汉服红遍网络,曹县爆火是偶然还是必然?

曹县一位商家在介绍古风服饰的面料。图 / cfp


她关心的,是怎么熬过眼下的六一儿童节。“单子接不完,接了也做不出来。”在她看来,曹县虽然发展得不错,但和北上广那些大城市根本没法比,“差得老远了好吧”,“这些人真是太闲了。”丽姐感慨,“我们一天到晚忙得要死,哪有那个心思去关注这么多。唉呀真是太闲了。”


身在家乡之外的小棠倒是隔空望见了家乡的火热,她早已清楚地感知到家乡的变化,看着村里人在短短几年间,悄悄地富了起来。一个明显的迹象是村子里停着的汽车越来越多,村里人也开始流行去县城买房。此外,相熟的邻居们不忙的时候,还会相约结伴跟团旅游,疫情前有一次就去了香港,让小棠艳羡不已。但一个月前,她还为这莫名其妙的梗感到痛苦,觉得如此浮夸的表达“有损县容”,但一个月后的现在,她已经能够坦然接受,“甚至还能自己玩梗”。


但并不是所有曹县人,都能适应这股突然刮到自己家乡头上的网红风。


大硕接受新京报采访时透露,因部分语言被指哗众取宠,有关部门找他谈过两三次。但他强调,相关短视频都是自己创作的,没有团队帮助营销,如今火起来的关于曹县与北上广等地的对比,也不是他说的。


5月17日,曹县县委副书记、县长梁惠民公开回应称:“(近期曹县的)短视频比较火爆,有正面宣传,也有哗众取宠的,甚至出现了‘北上广曹’,这是网络上的调侃。”她从中总结出两层意思:一是曹县人非常关注家乡的发展;二是家乡的变化确实大,甚至有点让大家不敢相信。


评论区有人正色道:“开玩笑也要适度,城市之间的真实差距一定要看清,要客观地评价。”话锋一转,“纽约在近几年还是追不上曹县的”。


无论如何,这场源自网络的玩梗狂欢,和曹县人的生活一样,都在继续。


(文中小棠、丽姐为化名)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号(ID:meirirenwu)。

相关文库:

(月夜星空文库:admin)

(0)
0%
(0)
0%